日更是我的梦想

湾家人。
安雷、ALL叶、四个野男人X你、剑三各种CP。
养男人们养到肝快爆,沉迷喵哥美色,剑三课到快吃土。

叶黄,脑洞


床上的两具身躯纠缠着,躺在床上的黄少天像是被注射了春/药一般,急切的让叶修给他。

「等会儿,少天。」叶修翻找着一边的抽屉,拿起了一瓶精华油就准备要打开。

正好睁眼看见黄少天连忙阻止叶修的动作:「老叶等等等等这个不能用,这可是La Mar修护精华油!!!」

不得已叶修只好放下寻找别的,再翻出一样,黄少天又叫道:「这是瑰柏翠护手霜,不能!!!」

「那是兰蔻精华乳液,不能!!!」

「肌肤之钥精质乳霜,不能!!!」

叶修翻遍了整个抽屉,愣是没找到一罐润滑油。

这么下来,两人的性/欲已经被磨到没了。

叶修心累的去浴室冲澡,黄少天则宝贝的将化妆品收回抽屉。

男神X你(叶修x你)

我突然想到一个男神与你的脑洞,有病的脑洞。

—————

妳才刚刚下班,便和来接妳的叶修慢慢的在街上走着。

走到人比较少的巷子便发现一旁有人冲出来作势要打人。

「把叶修给老子交出来!」三个混混从暗巷走出,领头的人恶狠狠地说道。

妳眼神暗了暗,丝毫不畏惧对方:「你们他妈敢动叶修一根汗毛试试,我保证让你们哭着回家找娘。」虽然如此,但是他们怎么可能把一个普通的女人放在眼里呢。

「区区一个女人?哼。」稍微有点被妳的语气吓到,但是三个混混不以为意,围住了你们。

「媳妇儿,别冲动。」叶修拧着眉似乎在想办法,毕竟他一个战五渣说实在也不能干什么,只能找时机跑回人多的地方。

「没关系的,叶修。」妳拉开叶修牵着妳的手,蓄势待发。

撸起袖子,妳就准备和对方干架。

混混A先冲上前,被妳一个踢击正中下方,蹲在地上动弹不得,痛苦的哀嚎着。

混混B畏惧了,震惊的发现原来叶修的女票并不是普通的女人,但是想要求饶也来不及,拳头瞬间出现在他的眼前,碰的一声,混混B便倒在地上。

普通女人的拳头是没办法让一个男人倒在地上,但是妳曾经是练过拳击的人。

领头的混混一脸懵逼,怎么才过几秒事态就发展成这个样子。

他才抓着叶修的肩膀要将人的手折到身后,妳便冲上前,丝毫不带犹豫的把人揍翻。

「老娘警告过你了,如果你敢再碰我男票一次,就让你哭着回家找娘。」妳两脚跪在混混身侧,一次比一次坚实的拳落在他的脸上,就算对方求饶妳也没有放过意思。

直到一旁看傻了的叶修阻止,妳才不舍的收手。

从来不知道妳有拳击这技能点的叶修频频看着妳,原来平常的娇羞都是装出来的?!

看着傻了的男票妳着急的很。

不小心在男票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该怎么办!

急,在线等。

【全职高手】同居三十题,伞修。

很努力的挤出来的生贺23333

1、相拥入眠

他们共享一张单人床。

叶修嫌弃苏沐秋大热天还这样粘呼呼的,压根不让苏沐秋靠近,并且把他踢下床。

2、一同外出购物

「叶修,起床!」苏沐秋奋力扯着床上的懒鬼,然而叶修跟没骨头似的怎么拉也不肯起。

到最后是苏沐秋自己一人出去买菜的。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大半夜的两人窝在沙发上看鬼片,原本应该传出尖叫声的,但两人却是靠着对方睡着了。

这样也挺好的。苏沐橙关掉了电视。

4、一方的起床气

苏沐秋有起床气,很严重的起床气。

起来不会乱撒脾气,但是会安静的让你害怕。

有一次叶修很大声的叫苏沐秋起床,结果他就被按在牆上亲了。

从此以后叶修就不再叫他了。

5、做饭

叶修不会做饭,只会煮方便面,所以饭都是苏沐秋在煮的。

叶修夸赞过苏沐秋是贤妻良母,以后可以嫁个好人家,于是苏沐秋禁止他一天不能玩电脑。

6、大扫除
7、浏览过去的相片

他们三人住的房子很简陋,基本上没什么要清理的,几个小时就整理好。

不过倒是让苏沐秋翻出一本相册,里头有不少跟叶修的合照,他脸上不禁露出温和的笑容。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叶修,收好你的衣服裤子,折好不要乱丢!」

「苏沐秋,你又把我的东西收哪去了,不是跟你说过那是乱中有序!」

9、相隔两地的电话

「沐秋,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叶修对着电话另一端的人诉说自己满满的想念。

「祖宗您少来了,不就是等着我买零食回去吗?」正在逛超市的苏沐秋暗地翻了个白眼。

「嘿嘿。」叶修俏皮的笑了几声,卖萌和他说再见。

「滚滚滚。」苏沐秋挂断电话,耳根子却红了。

10、早安吻

两个大男人不存在什么早安吻,一个有起床气,一个起的晚。

如果苏沐秋早起的话,有时还是会偷亲叶修的嘴角。

11、替对方挑衣服

「叶修,你说这件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苏沐秋对动物毛过敏,加上没有多余的金钱,所以没有多探讨这个话题。

13、一方卧病在床

叶修拧干毛巾放在苏沐秋的额头,连忙又跑到厨房煮粥,万年不进厨房的叶修因为苏沐秋破天荒的下厨,可想而知煮出来的东西不会好吃到哪里。

叶修水放的太少导致粥太稠,然而现在也无暇顾及,随便舀一匙就端到房间。

「沐秋,起来吃个粥。」叶修轻声呼唤苏沐秋,他难得的温柔只会在这时展现。

苏沐秋迷迷糊糊的起身让叶修喂食,直到隔天才好了些许,能够下床行动,他难得没有吐槽叶修的厨艺,虽然难吃,至少他知道叶修的用心了。

14、午睡

通常叶修都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床,而苏沐秋都在忙家务,只负责中午时候叫叶修起床。

15、帮对方吹头发

叶修从浴室走出来就套了四角裤跟一件衣服,有时会穿到苏沐秋的,不过他不怎么在意,反正两人是情侣关系。

头发还在滴水叶修便迫不及待的跑到电脑桌前打荣耀,每次都是苏沐秋无奈的拿着吹风机替他吹头发。

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习惯,叶修的头发软呼呼的很好摸,吹干还略微蓬松,显得可爱。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苏沐秋现在正值青春期,身高迅速的抽高,加上他有运动的习惯所以有不甚明显却坚实的肌肉。

苏沐秋洗好澡基本上都是打赤膊,脖子上被一条毛巾就去吹头发了。

叶修曾经看苏沐秋出浴看到脸红,于是他让自己天天看,直到现在已经练就堪比城牆的厚脸皮,就算苏沐秋贴近也没有神情上的改变。

苏沐秋还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魅力了。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两人并没有在过节的习惯,硬要说只有生日而已。

今天是叶修的生日,苏家兄妹正在偷偷的计划。

才刚起床就被礼炮彩带炸的叶修满脸懵逼。

「叶修,生日快乐!」

「哦,今天哥的生日啊。」由此可知叶修日子过得多不用心,自己的生日都记不得。

「今天我大发慈悲替你准备了大餐,好好感谢我吧。」苏沐秋跩起叶修就去洗漱,拉着他去客厅,桌上有一个精致的小蛋糕,那是昨晚苏沐秋偷跑出去买的。

「一年只有一次,不要过得那么颓废,趁现在还是孩子多保存一点美好回忆。」苏沐秋催促叶修快点许愿。

叶修在心中说,希望他们能安稳度过一生。

18、接对方回家

苏沐秋有一次出门忘了带伞,打电话叫叶修出门接他。

叶修撑着伞,找到在骑楼躲雨的苏沐秋。

他们两人撑伞一起回家,一路上都在打闹,结果到家时两人半个身子都湿透了。

19、离家出走

叶修因为和苏沐秋吵架离家出走,为期一天。

吵架原因:苏沐秋不让叶修吃泡面。

20、一个惊喜

叶修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被,他右手在被单里套/弄,左手勾了勾示意苏沐秋过去。

苏沐秋看的口干舌燥,一步步的走过去。

才正要掀开叶修身上的被子梦就醒了。

苏沐秋无言以对,走进浴室冲澡让自己冷静一会。

他还想,叶修社么时候这么主动撩他了,只可惜是个梦。

21、屋顶上看星星

小孩子总是皮,叶修和苏沐秋沿着堆起来的杂物惊险的爬上屋顶,这时的光害还没有很严重,他们能很清楚的看到星星。

看到流星划过苏沐秋默默的在心中许愿,愿他们能够平安度过一生。

22、一场飞来横祸

叶修看着眼前朝他砸过来的物体,惊慌的神情溢于言表。

接着,啪的一声,一包零食准确的拍在叶修脸上。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叶修,你喜欢孩子吗?」

「不喜欢。」因为他已经有一个爱哭包的弟弟了。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24、听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唉,今天晚餐怎么办……」看着外头风雨交加,雷声轰隆苏沐秋感到无比烦恼。

「吃泡面呗。」叶修倒是不怎么在意,头也不回的回了句。

25、喝醉

叶修是名副其实的一杯倒,苏沐秋本想说助兴稍微喝个酒,结果却没想到叶修才喝一小杯酒就趴在装上阵亡了。

见此情景苏沐秋只好郁闷的自个儿喝酒,边瞪叶修边喝,却越看越觉得叶修可爱。

我怕是醉了吧。苏沐秋揉揉自己的眼睛。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苏沐秋,接招!」苏沐秋才转过头,一颗枕头便迎面而来,等枕头落地叶修已经一溜烟跑了。

苏沐秋额头青筋暴起,脸上的微笑狰狞异常,因为房子不大不一会就找到叶修,将人扣在牆壁:「叶修,你是不是欠操了?」

「没有没有,大人我错了。」叶修看着苏沐秋的眼睛求饶卖萌,殊不知这样让人更想操。

27、穿错衣服

叶修起床时还有点迷茫,随便抽一件衣服就套在身上,直到去刷牙才发现不对劲。

身上的衣服略大,显然是穿到苏沐秋的。

不过他也不在意,泛舟穿错也不是一次两次,在家而已,不用计较这么多。

28、一方受轻伤

苏沐秋在厨房煮菜时一个愣神切到手指,伤口不深,但是血却迅速的蔓延到手指。

应该是切到微血管了。苏沐秋想。

事后被叶修看见还被念了一顿,他说职业选手最重要的就是双手,你可是未来的职业选手,要保护好自己。

29、意外的求婚

「我爱你,请你嫁给我。」

「我愿意。」

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看这个连续剧,而叶修已经看到睡着了。

苏沐秋想,如果以后他们还在一起的话,他就要带着叶修去国外领证。

30、滚床单

叶修躺在床上滚啊滚,滚啊滚。

滚累了,他就睡着了。

叶修,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为你庆祝第三个生日!

叶修,生日快乐!
叶秋,生日快乐!

【恋与制作人】四个野男人感冒了

※角色属于叠纸,OOC属于我
※同居设定

李泽言:

「啧。」批改文件到一半,他觉得有点头晕目眩,不甚在意的甩了甩头,继续工作。

突然,咚的一声他便昏睡在办公桌上,显然是感冒了,这声音不大,不过也足够引起在外头魏谦的注意。

魏谦先敲门,敲了一会都没人回应他便在心里道歉,祈祷自己不要被扣年终便破门而入。

「总裁、总裁醒醒!」魏谦没有惊扰到办公室外的其他人,发现叫不醒人便拿起手机就打给你。

——为什么魏谦会有你的手机号码?因为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先前便跟你要过电话,他给机智的自己点了赞。

「夫人,总裁他发烧了!」听见魏谦焦急的声音你二话不说提起包包便往华锐奔去,早已知道你是总裁夫人的柜台人员连阻拦都没有便放你进去。

高跟鞋急促的叩叩声响彻走廊,此时的你也顾不了这么多,直接跑到总裁的办公室。

「李泽言呢?他还好吗?」你看着魏谦搀扶的人,脸色不是很好。

「看来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劳累,发烧了,总之先把人送到医院吧,夫人麻烦帮我招一辆出租车。」魏谦扛着他全身的重量,扶着他往总裁专用的电梯,到达较为隐密的出口。

不一会儿出租车便到来,将你们送到医院。

所幸他只有发烧,并无其他大碍。

你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只好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他,不知不觉却趴在床边睡着了。

当他醒来时已经是好几个小时过后了,你的电脑画面是策划案。

「笨蛋……」他低低的笑了,脸上的神情是少有的温柔。

「我才不是笨蛋!」睡梦中的你回应道。

他没有吵醒你,一直等到你自然醒为止他都看着你的睡颜。

你醒来之后李泽言便又恢复原来的面貌,嘴巴依然不饶人。

许墨:

「许墨?」你看着行为不太对劲的他出声询问,因为他手上的书是拿反的。

「嗯?」他闻言回头道,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

「你是不是感冒了?」你凑近身子,用手掌碰了他的额头,再碰自己的。

体温比自己还高,果然是感冒了。

「可能吧。」看着他手上还在翻阅文件你生气了,怎么都感冒了还是这个样子,平时都只会要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而他自己感冒却仿佛事不关己。

「什么可能,就是感冒了!」你难得强硬打断他的话,二话不说便拉起人要将他带去医院。

他愣住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的关心他,因为他的事情感到生气;在这之前他都是一个人生活,就算是生病也是喝热水吃药片而已。

明明时机不对,他还是笑了。

「笑什么呢,我生气了!自己的身体都不好好照顾!」你替许墨套上大衣、围上围巾,把你能想到御寒的东西都套在他身上。

他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制止你的动作,将自己头上的帽子戴到你的脑门上,拔下一只手套给你,左手与你十指紧扣放在口袋。

「许夫人,走吧,抱歉惹你生气了。」他开口哄着你,纵然只剩眼睛露出,你还是感觉得出他在笑。

心稍微软了,但是依然没有和他说话的打算。

招了一辆出租车便前往最近的医院,经过医生诊断是太过劳累而引起的发烧,只要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回家的路上你还买了食材回家准备炖粥给他吃。

在经过你一晚上的照料,许墨的病情已经差不多好了,隔天他想尽办法的哄你,你才原谅他。

白起:

他在前一个晚上便感冒了,不过隔天还是照常去出任务,但是不料昨天原本无伤大雅的小感冒在此刻出现症状,他不过一会的失神便给敌人机会。

“碰”的一声,子弹打中他的腹部,疼痛让他瞬间清醒过来,开枪射击对方的手让武器掉落,第二枪则是让对人失去移动能力。

——被子弹打到的瞬间,他只想到你看见他受伤又要哭了。

疼痛刺激着感官,他拿起手机通知王警官到场,顺便请对方叫医护人员,把他送去医院。

嫌犯被顺利逮捕,他则是动了场小手术将子弹取出,好在有Evol的些微阻挡让子弹没有陷的太深,很容易便取出子弹。

原本他想等伤口好一点再回去,结果却看见你的身影出现,眼眶含着泪。

想来是王警官通知的吧,他无奈地叹气。

「不要哭,我这不是没事吗?」虽然腹部的伤口还有渗血的迹象,但只是看起来比较吓人,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修养几天便能出院,只是需要定期回来换药。

你只是压抑的哭着,将脸埋在他的床边。

你知道他的任务很危险,但是看见他受了伤还是感到很心疼,你很自责,如果你有发现他的身体状况并且拦阻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他压低嗓音安慰你,稍微直起身子将你拥入怀中,轻抚你的背脊希望能够给予一点安慰。

「对不起……」听见他的安慰你反而哭的更难过,这下他却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最不会安慰女生了。

这时他便想起韩野说过如何安慰女孩子的方法——吻她。 于是他捧着你满是泪水的脸庞,心疼的用手指抹掉泪水,吻上你的唇。

他的吻技很生涩,或许算不上吻,只是唇瓣贴在一起而已。

你被这一个吻吓得泪水都停下来了。

他发现有用之后便离开你的唇道:「不要哭了,好吗?」 你愣愣的点头,这才发现白起的脸和耳朵都是红的,后知后觉的红起脸。

你在医院陪伴白起直到他能够出院,直到他的伤口好之前你都在他的身边形影不离的照顾着。

工作自然是没有荒废,只是带回家处理。

周棋洛:

通常假日都很有精神的他今天却躺在床上没起。 「棋洛?」从厨房里出来的你发现没有平时周棋洛活泼的身影,便走到房间。

躺在床上的他发出难耐的呻吟,显然是生病了。

你二话不说放下手边的工作通知他的经纪人,在经纪人赶来带他去医院之前你替他换了一套衣服,还戴上口罩和帽子。

敲门声响起,经纪人说声打扰了便走进你家门扶着人走到楼下,带到自己的车后座。

锁好家门的你随后赶来,让他枕在你的腿上,冰凉的手捂在他的额头希望能让他舒服一点。

不出一会便来到一家私人医院,来这边看病很隐密、质量也比较好,相对的医疗费也比较高。

经过一番详细的检查,发现是因为身上的负担消失,让压抑的病情一下都迸发了。

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的你松了好大一口气,但是大明星是忙碌的,你也没办法不让他不去工作。

正当你在苦恼时,经纪人便说话了:「抱歉,以后我会把棋洛的工作安排的适当一点。」

「好的,谢谢你!」你感激的向经纪人道谢。

医生让他暂时入住病房,你便在一旁照顾着。 直到照顾累了,趴在他床边睡着。

他醒来时已经傍晚了,夕阳余晖映照着病房,让整间病房看起来温暖许多。

周棋洛湛蓝的眼眸温柔的看着你,轻轻地笑了。

「薯片小姐,谢谢你。」他轻声的道谢。

「照顾你是应该的,毕竟你是我的男朋友……」 听见你睡梦中的回应,周棋洛觉得有你真好。 你果然是他最喜欢的人。

【恋与制作人】四个野男人和你玩Pocky游戏的反应

※假设已同居/交往的状态
※OOC有
※几百年没写BG了有(非)点(常)生疏(……)

李泽言:

「……白痴,你又想干嘛?」李泽言正在处理公务,你跑到他身边问要不要和你玩个游戏。

「你听过Pocky游戏吗?」说着你开封手中的饼干从盒子拿出一根。

「无聊。」李泽言低下头就准备处理文件,就被你出声阻止。

「一下就好,不会占用你多少时间,拜托嘛小、言、言!」听见你的称呼,李泽言不禁头大,妥协似的叹了口气。

「好吧,给你五分钟。」将钢笔放在办公桌上,李泽言靠上椅背双手环在胸前,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好!我咬住饼干的一头,另一边由你咬着,然后我们一起将饼干吃到底。」行动力特别强的你已经咬着饼干朝李泽言的脸庞接近。

斗不过你的李泽言只好嘴里骂着幼稚,红着耳根咬住饼干。

两人的鼻息越来越接近,让你不禁屏住呼吸,明明是你提议玩这个游戏不过脸却红透了,在你们距离不到一公分时李泽言扣住你的后脑吻上你。

你的姿势也由站着变成坐到李泽言的腿上。

许墨:

「许墨,我们来玩Pocky游戏!」你蹦到正在沙发上看书的许墨面前道。

「嗯?怎么突然想玩起游戏来了。」许墨笑的温煦,你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心血来潮想玩玩!」说着你便拿出饼干咬在口中,不过因为怕饼干被咬断所以你并没有咬得很用力。

许墨笑着欺上身子,抽走你口中的饼干吻上你的双唇。 你被突如其来的吻吓懵,这才发现被反过来套路了。

咱们家许先生真是的。

你放任自己沉浸在这个吻里,之后理所当然的擦枪走火。

白起:

「白起亲爱的,想玩个游戏吗?」你笑眯眯的凑到白起眼前。

「什么游戏?」白起眉头轻蹙,大概知道你想搞怪,不过一向的顺着你的白起没有多说什么。

「Pocky游戏!」你藏在身后的手拿出一包饼干。

「要做什么的?」白起看着你掏出一根饼干叼在口中。

「你咬住饼干的另一头,我们一起吃这跟饼干。」因为咬住饼干有点口齿不清,不过你相信白起听得懂。

不知道你想搞什么把戏的白起乖乖凑近,虽然你脸颊红的发烫但是还是咬着饼干朝白起接近,白起才吃了三分之一的饼干你便吻住了他。

白起惊得睁大双眼,耳根都红了,但是不一会儿就抢回主导权。

周棋洛:

你在客厅搜寻着昨晚买回家的Pocky饼干,本来想在周棋洛今天休假一起玩游戏的,结果却发现饼干失踪。

「洛洛,你有没有看见我放在桌上的Pocky?」实在找不到你只好去询问周棋洛。

「嗯?饼干我吃掉了,怎么了吗?」周棋洛脸上架着眼镜正在看剧本,口中还在吃饼干。

「……吃掉了?」当得知饼干失踪你就已经有预感饼干被吃了,不过还是有点难过,虽然饼干再买就有了。

「怎么了吗?」周棋洛把剧本放在椅子上,抱住沮丧的你。

「没什么啦,本来想跟你玩Pocky游戏的。」

「啊啊对不起,我晚上补偿你!」 周棋洛行动力也是很强的,一到晚上就在床上补偿你。

【王叶】无题,是坑!!!

本来是想写老叶穿粉红色衬衫去约会结果卡了,于是就这么坑了!

—————

叶修伸手扯松了领子,鲜少穿着衬衫的他显得很不习惯。

今天他到公司去开会,不能像平常那般随意的穿衣服,于是起床时便随便套了件衬衫在身上。

在这种炎热的天气,他的身体被包得密不透风,皮肤因为被太阳曝晒而有些微红。

叶修加快了脚步前往和王杰希约好的咖啡厅,其实他是可以让叶秋开车载过去的,只是王杰希都让他要多运动,于是不知不觉就养成了习惯,距离没有太长他就用走的。

再拐一个弯,咖啡厅到了。

叶修推开门,冷气扑面而来,让他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冷热交替让他有一瞬间的不习惯,几乎没有停顿叶修便走向柜台询问王杰希的位置。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叶修到了王杰希订的位置,他早已在位置上看书,很是优雅。

听见服务人员的声音就在一旁,王杰希抬头一看,道:「叶修,你来了。」 叶修点头后便坐下,就要拿桌上的冰柠檬水来喝时便被王杰希阻止了。

「服务生,不好意思能给我一杯温水吗,谢谢。」叶修满身大汗自然是不能喝冰水,不然会造成毛孔收缩,长久以来对身体可不好。

很快的,服务生便送上的温水。

在叶修喝完水时王杰希便递上一条手帕让他擦汗。

「我是告诉你说要多运动没错,不过你也要看看天气吧,叶修。」王杰希微微皱眉,眼神中带着不明显的责备和心疼。

「没关系,一会儿而已。」叶修不是很在意的说,解开衬衫的一颗钮扣。

在呼吸间,叶修的胸膛几乎被看得一清二楚。

「这种炎热的天气就算一会儿也可能会中暑。」王杰希淡淡地说。

【all叶】一件外套引发的悲剧

*脑洞

*OOC

*烂尾

—————

国家队成员们已到苏黎世,正在分配房间。

成员们除了直男李轩都紧盯着叶修,希望能和叶修同一间房间。

「叶修,跟我睡你能闻到我身上的药草味儿,味道温和不刺激,还具有安神效果,有助于你入眠。」王杰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王杰希,记住你的身份,别OOC了。」叶修一脸大写的冷漠。

「叶修前辈,睡前我可以帮你做全身按摩,保证你一夜好眠。」喻文州笑得和蔼可亲。

「不必了,喻文州。」叶修直接回绝了喻文州。

「老叶老叶你来跟本剑圣睡觉,睡前的时候我唱摇篮曲给你听!」

「不用了少天。」

几乎回绝了众人一轮后叶修才开口说要和谁同房。

在这个时刻,所有人比在比赛的时候要来的紧张,心脏跳动的速度逐渐加快。

「我和沐橙睡。」叶修话一出口,国家队的男选手们心都碎了,喉咙一甜,一口血差点就呕了出来。

不过他们也庆幸着,至少这个机会不是落在任何一个情敌身上。

但是,隔天一早他们便发现自己错了。

叶修穿着苏沐橙的衣服出了房间,这说明了什么?两人肯定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老叶,你……你、你居然背叛我!」方锐一脸悲痛的指责叶修,连手都在颤抖。

「叶修,我们之间的爱呢?你不是与我说好不会出轨的吗?」王杰希接着道。

「前辈……」周泽楷满脸委屈的看着叶修,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叶修,你太过分了!」孙翔和唐昊气愤不已。

喻文州、肖时钦和张新杰也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叶修。

「叶修,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张佳乐也很不甘。

「我怎么了?」出房间门到现在还没说过一句话的叶修被这一群人的话搞得有些懵逼。

「会冷就告诉我,我绝对义不容辞的把外套给你!」

「我也是!」

「是啊是啊。」

众人说着,边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有的人还特地回到房间把外套拿给叶修。

「你们是要闷死哥不成!」叶修把外套堆丢到一旁的沙发上头。

「不小心穿到沐橙外套而已,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呢,都给我训练去。」指着训练室的方向,叶修把人一个个赶了进去。

楚云秀从头到尾就看着这群男人在演戏,还看得津津有味。

【all叶】无题

*有毒的脑洞

*OOC

*慎入!!!

*不定时更新,无关联

—————

「杜公公,去请王贵人和方贵人过来吧。」韩文清坐在榻上,抿了一口上好的茶。

「喳。」杜明退了出去,不过一会儿两人便走了进来。

「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两人身着绣有荷花的衣裳,很是符合两人的气质。

「起来吧。」

「谢娘娘。」

「赐坐。」

两人分别坐好后便安静等候皇后发话。

「不必如此拘谨,本宫今日唤你们来就是想问问宫里还住得好吗?」

「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妾和姐姐在宫中日子过得很好。」王杰希礼貌的朝着韩文清道。

「是啊是啊,皇后娘娘不必担心。近日有些寒冷,臣妾和妹妹让御膳房给娘娘备了姜汤,一点心意而已望娘娘不嫌弃。」说着,方士谦便端着一壶姜汤,亲自帮韩文清倒了一杯。

「人来就好,何必大费周章呢。」看见方士谦有这些动作的时候韩文清才露出笑容。

王杰希贴心的找来了一件薄被,披在韩文清的肩上:「娘娘可要注意身子,时辰不早了,妹妹就先和姐姐离开了。」说着便行礼而离开。

拜访的时间很短,看似温馨的场面可是暗潮汹涌。

【all叶】无题

*有毒的脑洞

*OOC

*慎入!!!

*不定时更新,无关联

—————

「唉......」韩文清独自坐在凉亭遥望夜空,唉声叹气着。

叶修正好到外面散步,正巧看见了一副美人儿唉声叹气的情景,漫步上前坐在皇后身边,右手环上他的纤腰,叫一旁的侍女退下他便开口:「皇后这是怎么了?」

「最近皇上不是举办选秀了吗?就因为这事儿闹得臣妾不得安宁。」韩文清轻轻靠在叶修身上。

「哪个嫔妃惹皇后不高兴了?朕去教训教训!」叶修一脸愤恨,早知道今年就不答应选秀,那就不会苦了他可怜的皇后,叶修心疼的伸手抚上面色憔悴的韩文清的脸庞。

「皇上新招进来的方嫔和翔嫔吵的可凶呢!成天都在骂对方,骂输的人就来找臣妾哭诉,日复一日,每日都是这样子,若再不处理,臣妾会......咳,会病倒的。」韩文清一脸气虚的说道,苍白的脸色因为用力说话而有了几丝红润。

「好、好,朕明日一早便派人去处理。」叶修稍微收紧了环在韩文清腰间的手,想着要如何处理问题。

毕竟后宫小姐们都是名门出生的,怎么样都要给个面子,而且身为选嫔妃的人,也不好就这样直接打发人回去。

「唉。」叶修叹了口气,跟着韩文清一起遥望夜空。

—————

设定:

皇帝:叶修
皇后:韩文清
大皇子:江波涛
二皇子:张佳乐
三皇女:唐柔
四皇子:周泽楷
五皇子:黄少天
军师:喻文州
丞相:张新杰
将军:魏琛
丞相儿子:孙哲平
皇贵妃:苏沐秋
妃子:孙翔、方锐
贵人:王杰希、方士谦
婕妤:包荣兴、罗辑
侍卫:肖时钦
公公:杜明

不一定所以人物都会用到,对古代也不是说非常了解,基本上是看宫廷剧知道的。